东京,除了温婉和服、干净街道、漫画电器,还有象征资本主义毒瘤的色情风俗行业。银座、歌舞伎町大名在外,实际上真正堪称有毒的行业聚集地却仍是那个叫吉原的地方。

它位于东京都台东区千束,是全日本最大的“洗浴乐园”街。

一般的洗浴乐园,房间里必备最重要的道具——浴池。有了它,洗浴乐园便只能算附带包间的特殊浴池,而非卖春场所。女神们在此为男客提供“模拟”某种行为的特殊服务,字面上理解,也确实没有提供非法服务项目。

别看日本色情行业发达,其实人家倒是白纸黑字写着“卖春犯法”的国家。只是这咬文嚼字的杠精精神,在打法律擦边球方面,被发挥得淋漓尽致。

400年前的江户幕府,以公家名义在江户城郊外设置了吉原游廊。持有公家牌照的妓院聚集于此,从那时起,直到现在,岁月改写一切,而吉原二字从来都与人类史上最古老的行业之一纠结一起。

据《NEWS POSTSEVEN》报道,由于吉原所处位置不比歌舞伎町,地点略偏僻的劣势,使得吉原地区近百家“洗浴乐园”店任性不起来,约有一半的店铺仍愿意接待外国人。只是中国客的粗鲁,让他们很为难。
某家老字号店铺的店长表示,来店消费的中国客没礼貌的程度让人非常惊讶,想象不来他们是在怎样的环境下成长的。
他指着店里,客人与女神正式开始玩耍前的“待机休息室”告诉记者:“脚穿着鞋子就翘到桌上;眼前明明摆着烟灰缸,却偏把烟头扔地上;好像从前的流氓,呸呸呸地在店里面随地吐痰。”
“对待女孩子们也很粗鲁。一进房间,就突然扑了上去。还有人把女孩子的衣服扯碎扒光,强拽女孩子的胳膊头发。他们似乎误以为只要给了钱,想干吗都可以。”

本来因为吉原地理位置不佳,相比较东京其它繁华地带的色情风俗店,这儿的店铺门槛要求要低一些,愿意接待外国客。店长说,被粗鲁对待的女孩子要是因此辞职走人,对店家来说可是最痛的损失。今后,在是否接待外国客上,说不定得更谨慎些才行。

其它店的马夫们对中国客也颇多不满。

“有的不知道是开玩笑还是想怎样,把烟灰弹到女孩子的头上。”

“中国客砍价尤为厉害。我们店是一个人8万日元的略高级店,来了三个人,一开口就要求进去三个人,一个人免费。惊呆了都。”

“但中国客绝对不是没有钱,穿着打扮远比日本人高级,感觉衣服鞋子全都是10万日元以上的名牌。”

花钱的是大爷,没错。

卖身的是职业,也没错。

我国人民难以理解一个下贱的行业,干嘛把自己弄得好像规规矩矩,还要求别人尊重。
友情提醒:根据日本国立感染症研究所感染症疫学中心的统计数据,日本近年来的梅毒患者人数逐年增加。

这些还仅是已报备在案的患者人数……
就像爱情动作片里的故事情节,不会发生在现实生活里的每个角落。日本式的认真严谨在一定程度上,是能让色情服务以及影像产品行业形成工业标准化,比如定期健康检查,但它们的确仍是某种特定疾病的高发业种。

数月前,某知名AV女星被确诊患有艾滋病。到被确诊为止,她都战斗在拍摄第一线。消息传出后,男优们人人自危,号召行业道德,及如何自保。

前赴后继地将寻找苍老师录影带体验,作为来日旅游重要目的的中国客,讲真,色情风俗店拒绝中国客,是好事。

那些穿鞋子翘桌上,弹烟灰吐痰,女票 德不过关的中国前辈客们,为了大家的健康平安,深藏了多少功与名啊。
文中图片,源自网络


Warning: printf(): Too few arguments in /www/wwwroot/xywxsh.com/wp-content/themes/blog-expert/inc/template-tags.php on line 70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