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着国家卫生改革的进一步深化,基层公共卫生服务的各项任务日趋繁重,要求也越来越高,投入的人力物力也相应增加。每个卫生室一般能从事诊疗活动的医生也就一人,乡镇卫生院的临床医护人员也屈指可数。

而现今基层卫生工作一般都是政令性任务,需要限时、定量、保质完成,因此卫生院要抽调大批临床医护人员及乡村医生突击完成。目前,这些工作主要体现在以下三方面。

健康查体。每年一度的老年人及慢病患者健康查体已成常态。近3万人的乡镇,需耗时1个月左右才能完成。


家庭医生签约服务。这更是一项耗时的工作。县乡村三级医护人员组成医生团队,不定时地下村逐户签约、随访,特别是签约服务贫困患者和严重精神障碍人员。

医生成了隔三岔五坐诊的“自由人”,患者三天两头找不到自己信任的医生,诊疗不能延续。这也是导致患者不满和流失的原因。

学习、培训、考核。面对近几年开展的乡村全科助理医师考试、执业助理、执业医师考试、中医确有专长考试等,大部分乡医都报名参加了各种考试培训机构,不定期参加组织学习3个月左右,有时需脱产集训1个月。

再加上市县乡组织的各种学习培训,每季度数次不等,基本都是公共卫生的内容,诊疗业务能力培训少之又少。

通过以上原因分析,基层乡村两级医生除去完成以上3项工作外,还能有多少时间看病?诊疗能力肯定会受到影响。有农村群众抱怨:“现在的乡镇卫生院只知查体不会看病。”

如何扭转基层医疗卫生机构这种困局,也就是说既保公卫又不失诊疗?笔者从事基层临床诊疗工作数十年,始终认为基层卫生工作离不开诊疗,看病仍是根本所在。

只有不断地提高诊疗水平,留住身边的患者,才是完成各项卫生工作的基石,才能筑牢分级诊疗的根基,真正让老百姓在家门口得到及时有效的救治。


Warning: printf(): Too few arguments in /www/wwwroot/xywxsh.com/wp-content/themes/blog-expert/inc/template-tags.php on line 70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